拥有「延迟享乐」的能力,对我们是件好事

拥有「延迟享乐」的能力,对我们是件好事

棉花糖是种大小如杏桃、嚼劲似橡皮糖的甜食,在美国广受民众喜爱。棉花糖对儿童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,正因如此,儿童自我节制能力的研究者,便把脑筋动到了这种甜食上头。

美国心理学家沃尔特.米歇尔(Walter Mischel, 1930-),在一九六○年代末期,想到了一个虽然简单、但却十分绝妙的点子。亲切的女性实验人员,会个别提供受试儿童一颗令人垂涎欲滴的棉花糖,她会告诉受试儿童,可以立即将置于盘中的那颗十分诱人的棉花糖吃掉,或是等她先离开一阵子回来后再吃,如果受试的儿童可以等到那个时候,她会再给他们另一颗棉花糖作为奖励。受试的儿童并未被禁止食用已置于桌上的那颗棉花糖。不过,他们倒是知道,唯有当自己可以等到大人回来时,才能获得加倍的奖赏。

实验人员可以藉由测量,在儿童或许最终还是屈从于自己的冲动之前的等待时间,去了解儿童抵抗眼前诱惑的能力。这项实验英文称为「延迟享乐实验」(Delay of Gratification Task)或「棉花糖实验」(Marshmallow Task)。在这项实验的过程中,每名受试的儿童都是单独进行。

对于儿童来说,棉花糖实验是一项自我节制的挑战,就如同大人在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诱惑一样。事实上,无论是儿童、青少年,还是成人,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选择,究竟是要立即实现眼前的愿望,还是要为了更重要或更长期的目标,放弃实现眼前的愿望,或是至少将需求的满足稍微延后。

自我节制能力的发展,不单单只是对人类这个物种而言,是项演化的成功策略,对于每个个人而言,它同样也是相当重要的成功策略。无论如何,棉花糖实验的研究者得出了与但尼丁研究的作者类似的结论:习得良好的自我节制能力,会对我们日后的人生带来长期的正面影响。

在棉花糖实验中能够比其他受试者等待更长时间的四岁儿童,[1]当他们到了十四岁大的时候,不仅社交能力较高,自信心也较强。此外,这些青少年也表现出了较高的专注力,而且抗压力较高,行为举止普遍较为理性。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就是,他们的学业成绩也比较优秀。[2]

棉花糖实验中自我节制能力较弱的儿童,在长大成人之后,同样显现出了在这方面所受到的影响。那些在幼年时期无法为等待获得更好的事物而放弃立即消费的儿童,在长大成人后,出现精神障碍的风险相对较高,[3]不仅如此,他们多半会体重过重,陷于药物依赖,甚或遭遇其他成瘾问题的比例也较高。

当研究人员请求这些成人,在核磁共振成像仪里完成一项测验任务(在面临诱惑时抑制自己的冲动),相较于其他受试者,他们明显较不易完成任务。另一方面,对这些受试者所做的大脑神经生物分析也显示出,相较于其他受试者,在这些受试者的驱力或基础系统里,由下而上的活动十分旺盛,相反地,在前额叶皮质中,由上而下的控制却同时显得相当疲弱。[4]

没有哪个孩子天生就具有较好或较差的自我节制能力,如前所述,关键在于「教养」,我们能否以关爱、开明却也坚定的态度,训练儿童学会等待、分享和控制自己的冲动。

不过,唯有当儿童亲自体验到,这样的策略终究是值得的,他们才会乐于参与如此辛苦的训练过程。试想,如果所期待的报酬(无论是物质的奖品或非物质的讚赏或嘉奖)无法实现,儿童为何要放弃当下就能拥有的享乐?

[1]所谓的「高延时者」(high delayer),与此相对的则是「低延时者」(low delayer)。

[2]参阅Mischel et al.(1989)和Casey et al.(2012)里的总结。

[3]所涉及到的心理问题包括了,对于遭受拒绝特别敏感、经常出现边缘性人格障碍(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)的特徵、经常与伴侣分手(参阅Casey et al.〔2011〕里的总结)。

[4]参阅Casey et al.(2011)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